返回

误做贤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25
    菜丝。

    谢兰绮本来没有食欲,喝了枣茶胃口才开了些许,待见到春饼,不由一愣,她只要坐车、坐轿失了胃口,最想吃的就是春饼,还必须有黄瓜丝。

    可这点饮食癖好,连梁氏都不清楚,怎么赵瑨会知道?还是凑巧?

    谢兰绮的这点疑虑,很快就顾不上了,她吃了几个春饼垫了垫,缓过了劲,不得不面对洞房之夜如何渡过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入目尽是暧昧的红,今夜会发生什么不容回避,谢兰绮眉心蹙起一道苦恼的折痕。

    若只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,她也不会在新婚之夜抗拒,赵瑨年轻英俊,身材容貌都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时欢愉可能带来的后果,她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古代的度量衡制度,一两银子为十钱,一钱为十分。至于一两白银,合今天人民币多少?查了下资料,不同朝代甚至不同时期,购买力(以米价为参考)都不一样。为了方便转换,就按照明朝中期一两白银的购买力(此处以米价作为参考),相当于今天人民币200元左右,为了方便,就算200元。那么,一两银子相当于200元钱,一两为十钱,一钱银子相当于20元钱,一钱为十分,一分银子相当于2元钱。铜钱的货币单位是“文”和“贯”,一个铜钱为一文,一千文为一贯,按照明朝初制定的铜钱、白银换算比率,一两白银等同于一贯铜钱。那么,一文相当于0.2元。此种换算,仅为本文使用,没有严格考据,不要较真哈~~

    ☆、第十五章

    洗漱后,谢兰绮坐在梳妆台前,长发如缎披散在身后,蝶梦手执犀角梳一下一下的梳着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黑透了,遥遥传来嘈杂声,“姑娘,酒宴散了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脊背一紧,站起了身,“蝶梦,给我换件里衣,换那件石榴红囍字盘扣的里衣。”

    蝶梦放下梳子,打开衣箱,取了衣裳,谢兰绮已迅速脱了身上的红绸里衣,只着一件大红小衣,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套上衣袖,扣上了中间的两个盘扣,蝶梦上前替她扣上边的盘扣,笑道:“这件里衣是专门为姑娘成亲做的,只是姑娘一向不喜欢带盘扣的里衣,还是这件更喜庆。”

    又是盘扣,又是刺绣,美则美矣,穿着睡觉会硌到的,还是她让人做的圆领套头睡衣穿着舒服。

    谢兰绮之所以换成这件里衣,是想着这些盘扣难扣更难解,图个心理安慰。穿好后,摸了摸

    涩涩的,果然是用金线绣了满绣,“这上面绣的什么?”

    蝶梦认真看了看,脱口而出,“石榴纹,寓意榴开……”

    尚未说完,猛得闭了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谢兰绮看她脸色不对,才意识到问题。

    “姑娘,要不再换一件?”蝶梦暗恨自己不周全,竟然没有提前检视里衣绣的花纹,糊里糊涂的让绣娘绣了这寓意多子多福的石榴纹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谢兰绮摆了摆手,目光随意一扫,忽而眉头一蹙,这一片红彤彤的帐幔等物上绣的是什么?还一模一样的?

    先前她让这一片大红晃得眼晕,并未在意图案,如今这一看,真是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蝶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脸色煞白,床上悬着的是大红缎绣百子帐幔,铺的是大红缎绣百子大褥,连坐褥、板帘上绣的都是百子图。

    故意的,安远侯府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蝶梦咬着唇,憋屈的眼泪直转,安远侯府明知道姑娘的情况,故意用这些百子图羞辱姑娘,可恨。而她竟然没能早早发现,真是没用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日回府告诉夫人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没想到蝶梦这么激动,待要安慰她,门口响起杂沓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听动静是赵瑨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蝶梦,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蝶梦忍着难受出去了,没多久,赵瑨脚步踉跄的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脸颊染着酒晕的薄红,黑如点漆的双眸亮得逼人,赵瑨像是醉了,歪歪扭扭的向着谢兰绮走来。

    “绮儿,绮儿。”

    赵瑨挨着谢兰绮坐下,一声声的唤着她的名字,声音低沉醇厚,含在舌尖一般,说不出的缱绻。

    谢兰绮觉得耳尖发痒,想挠一挠,可赵瑨挨得越来越近,直到他的肩头贴着她的肩头。她能感受到赵瑨起伏的呼吸,甚至能听到他咚咚的心跳。

    洞房之夜,身边人是魂牵梦绕的心上人,鼻息间馨香幽幽,赵瑨心头火热。随着一点点试探,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,揽着她的腰,身子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额头上传来温热的触感,谢兰绮险些跳起来,脸一偏,避开了落下来的第二个吻。

    赵瑨似乎愣住了,没有再动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赵瑨的眼神,炙热清明,没有醉酒的迷蒙,谢兰绮瞬间明白,他在装醉,他进来时故意装着脚步踉跄,让她以为他喝醉了。

    谢兰绮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,身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