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误做贤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22
    二少爷来了。”蝶梦得了信,急忙来报,“二少爷人小,夫人不放心,安远侯世子护送二少爷一同来了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站起身,“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进了大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姐姐。”谢允智从马车里钻出来,扬着笑脸,叫得又甜又亲。

    谢兰绮手心痒痒的,想打他一顿。上前走了两步,硬生生让那道灼灼视线,逼得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赵瑨特意装扮了一番,束了玉冠,一袭墨蓝锦袍,长身玉立,面容俊逸,颇像时人推崇的如玉君子。

    然那双眼睛,直直盯着,炙热专注,毫无君子之态,骨子里还是那么霸道。

    谢兰绮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,然而她自己不便开口,身后蝶梦几人垂了脑袋,羞答答的,指望不上。只得也装出害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二少爷,先进屋里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。”

    庄梦实在看不过去,不得不从屋里出来,为谢兰绮解围,笑着上前行礼说道。

    赵瑨醒过神,暗恼自己忘了克制,含笑应了。

    庄梦提醒完,不着痕迹的落在后面,极力降低存在感。

    赵瑨本也没有在意她。

    “庄梦姐姐。”谢允智脆声打招呼。

    庄梦。

    赵瑨回头,上一世他不止一次的听到过这个名字,她是谢兰绮最信重的人,因除了奴籍,靖安伯府出事,没有牵涉到她。流放辽东期间,这个叫庄梦的女子,托人捎来银钱、药物,于困境中,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上一世,他尚未来得及回报这份帮助,也没见过庄梦。赵瑨看了几眼,决定回去后让尚贤打听清楚情况,或财物或其他,回报一番。

    想着,进了厅堂。

    有谢允智在,赵瑨纵然有千言万语,也无法说,只得捧着茶杯,望了谢兰绮一眼又一眼。

    “二姐姐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谢允智闲不住,瞧见左边桌子上堆了一小堆的小木块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黄栌木,碎枝条劈成的,做药材。”谢兰绮答道。

    谢允智跑过去,拿一块,小木块黄澄澄的,对着太阳一照,还泛着金光,煞是好看,撒娇道:“二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谢兰绮知道他好奇心犯了,想自己动手劈木块,立即应允了,有这熊孩子闹腾,还自在些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伤了手,也别当玩的,这是你庄梦姐姐要带回去做药材的。”

    庄梦懂医,赵瑨记了下来,倒可以开药铺或药堂。

    谢允智兴头很大,却没使过斧头,力道使的不对,一会儿就累了,他又倔,不肯放下斧子。

    赵瑨走过去,握着他的手,调整使力的方法,有他的帮助,谢允智越劈越轻松,喜得笑出了声,“屋子里地方小,出去劈吧。”

    赵瑨对这个小舅子很纵容,陪他一块出去,谢兰绮跟着一块过去。

    劈了段时间,见那些碎枝条快劈完了,赵瑨松了口气,再劈下去,他都热出汗了,脸上沾满汗渍,那就不雅了。

    不想,“啪嗒”一声响,怀里掉出个东西。

    谢兰绮顺着一看,竟是她做得那个荷包,虽说那是她的针线巅峰之作,可在这年代,她自己都没法违心的说好看。更主要的,赵瑨怎么会贴身带着它,还藏在怀里?

    赵瑨对上她的眼睛,明亮清澈的杏眼蕴着惊讶,他脸上一热,迅速抓了起来,捂进怀里。

    ☆、第十三章

    谢兰绮眼皮一跳,眼见谢允智停了下来,眼睛骨碌碌转,她轻咳一声,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赵瑨揉了把谢允智,“剩下这点,你自己玩吧。”

    迈开大步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丫鬟们坠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直没等到赵瑨开口,谢兰绮揣测他的来意,有些走神,忘了走到下坡路,脚下踩空,身子踉跄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赵瑨动作迅速,一把攥住谢兰绮的手臂,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。”谢兰绮轻声道谢,手臂荡了两下,示意赵瑨放开手。

    赵瑨松了手,薄唇微抿,他一直有个难以启齿的遗憾,上一世,谢兰绮陪他吃苦受累、为他筹谋经营,受尽苦楚、呕心沥血,却又因不能生子,不肯与他亲热。他对她爱重之外,更有愧与敬,又因着早年眼瞎心瘸做下的错事,生怕她以为自己是那等贪欢重欲之人,看轻了自己,不得不压抑想要亲近她的欲望,老老实实的分床而睡。

    这几次相见,谢兰绮一如上一世那般贤淑明理,赵瑨却不知足了。这一世,他早早的改了错误,心也贪了些,不仅想要尽快娶了她,还想与她做一对不止举案齐眉、相敬如宾,还有耳鬓厮磨、闺房之乐的恩爱夫妻。

    “汝成。”赵瑨定定看着她,眼中情绪浓烈,“汝成是我的字,咱们就要成亲了,莫要再唤我世子,唤我汝成。”

    又含笑柔声道:“我也不唤你二姑娘,唤你绮儿,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