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误做贤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2
    活得佛系又随性的谢兰绮,不想嫁人。

    靖安伯夫妇虽然对她这个行二的女儿感情淡淡,到底是亲生的,她对他们也没什么高期待,双方完全可以友好相处。

    和靖安伯府一比,安远侯府就是龙潭虎穴,据说她那名义上的未婚夫婿安远侯世子心有所系,性情桀骜张狂,未来婆母安远侯夫人对她身子骨不好的嫌弃从来不加掩饰,这种生存环境,难度是地狱级的。

    谢兰绮身心都是拒绝的,这桩婚事必须得黄了。

    嫁衣她更是不可能绣的,“这绣花针晃得眼晕,今儿不绣了。把笔墨纸砚拿过来,我抄几页经书。”

    蝶梦身为二姑娘的大丫鬟,了解她的脾性,不再多舌,磨了墨,瞥眼一看,姑娘默写的果然又是《南华经》。

    翌日,佑福寺。

    “姑娘,安远侯夫人来了,脸色阴沉沉的,不像是来上香,倒像是来问罪的。”蝶梦一脸忧虑。

    谢兰绮闭着眼头一点一点的,今儿一大早天色还没亮透,梁氏就让人把她叫醒,沐浴梳妆,听了这话,立时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脚麻了,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梁氏一向不喜她穿戴的简素,以自己的喜好给她装扮,脸上擦了层层脂粉,头上、颈上、手上戴金佩玉,盛装华服,大热天的,挺遭罪的。

    谢兰绮扶着蝶梦向着梁氏歇脚的静室走去,还没进去,只走到门廊上,就听到里面一声声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骆夫人,这桩婚事是两家长辈一早定下的,婚期都定了,你要让我们伯府退亲,你置靖安伯府的脸面于何地?”

    安远侯夫人娘家姓骆,出身将门,性情霸道,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“梁夫人,让你们提出退亲,已经是给你们靖安伯府留了面子了。”骆氏眼中冒火,“这门婚事必须得退,你们不退,我们安远侯府退,你们才是真正的没脸。”

    梁氏气急,“不到三个月就到了婚期,在这个时候退亲,你们是要逼死绮丫头。仗势欺人,我就不信这天下没个说理的地了。”

    骆氏大怒,靖安伯府一代不如一代,这是要粘住他们安远侯府不放手了,“说理?你们靖安伯府嫁个毁了身子的姑娘给我儿,是什么居心?要说理,我找人来评评这个理,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,我家绮丫头清清白白的,骆夫人,你就算攀上了旁的高枝,心也不能那么毒,要断了她的活路。”梁氏心里一慌,口不择言,就算这桩婚事成不了,她也不能接了这盆脏水。

    骆氏怒火攻心,原本想要留些余地,此时也恨得要将此事闹得满城风雨了,“明知道自家姑娘毁了身子,这辈子都无法生育,还要将她嫁给我儿,你们这是要断了我儿嫡脉,真真是阴损歹毒至极。”

    像是被人掴了一耳光,梁氏头晕目眩,她最害怕的事情瞒不住了,这个秘密没有几个人知道,安远侯夫人是怎么知道的?会不会是在诈她,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“还不肯承认,我这儿有个人,让他来和你当面对质。”骆氏愤怒又快意,她早想退了这门亲事,她要让靖安伯府名声扫地,“带张悟过来。”

    骆氏心腹平嬷嬷应声出去,门一开,谢兰绮摇摇欲坠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,巴掌大的小脸白惨惨的,颤着声给两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出去!”梁氏大喝。

    骆氏冷笑,她对谢兰绮的偏见根深蒂固,对这个病秧子极为厌恶,“慌什么?做了亏心事不敢见人了?”

    谢兰绮倒在大丫鬟蝶梦身上,帕子掩了半张脸,瘦弱的肩膀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夫人,张悟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梁氏瞧见被押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,脸上血色尽失。

    “梁夫人,想必是认出了此人?”

    骆氏胜券在握,故意折磨梁氏母女,“张悟,你认识她们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,小的认识。靖安伯夫人和二姑娘。三年前,靖安伯府二姑娘突患恶疾,遍请名医,都没有治好。最后,请了小的爹,小的爹开了副方子,药到病除。”目光浑浊的中年男子谄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了什么方子?”骆氏问。

    “小的学艺不精,背不出整副药方,就记得我爹斟酌药方时,长吁短叹,犹豫不决。小的觉得奇怪,问了嘴这病是不是不能治,我爹说能治,小的纳闷,能治为啥不赶紧治?”

    张悟摇头晃脑,“后来,小的听到我爹和靖安伯说,药方里用了大剂量的麝香,治好了病,这辈子也生不了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梁氏,你还要抵赖吗?”骆氏眼神冰冷讥诮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可算醒了。”小厮尚贤哭成了大花脸,“你要再不醒,小的就回府求救了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安远侯世子赵瑨,怔怔的流泪,悲痛、悔恨绞缠着五脏六腑,痛楚得几乎窒息,没有了,这个世上再没有那个人了,他的贤妻,再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摔到哪儿了?”尚贤手脚哆嗦,天老爷,他家世子挨刀挨箭血葫芦一样都没掉过一滴泪,这怎么从马上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