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误做贤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阅读1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书名:误做贤妻

    作者:丰沛

    文案:

    赵瑨流放辽东充军三年后,回京复爵。

    随他吃苦受累的贤妻谢兰绮,却在二十四岁生辰的次日,留给他一具冰冷的躯体。

    “伤心欲绝,郁结于心,心厥而亡。” 太医哀叹道:“侯爷,节哀。”

    赵瑨抱着她不肯放手,不吃不喝终于昏倒,再睁眼,时间倒流,家族未败,贤妻未嫁。

    赵瑨欣喜欲狂,这一世他要早早将贤妻娶来,为她遮风挡雨,待她如珠如宝。

    “退亲。”

    “不嫁。”

    “不圆房。”

    “见鬼的贤妻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冷眉冷眼。

    赵瑨脸皮奇厚,欺身压下,“不做贤妻,做我的娇妻。”

    (提示):

    架空~

    两辈子都是女主!

    内容标签: 穿越时空 甜文 朝堂之上

    搜索关键字:主角:谢兰绮赵瑨 ┃ 配角:一干人 ┃ 其它:追妻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☆、第一章

    昭武二十八年七月初,暑热难消。

    靖安伯夫人梁氏点着二姑娘气怒道:“老天保佑,安远侯府总算定了婚期,定在了十月二十八日,满打满算不足三个月。让你好好的绣嫁衣,你呢,青天白日的酣睡,你怎么就不愁啊?”

    二姑娘谢兰绮垂头听训,若不是双眼惺忪,白嫩的脸蛋上压着竹席纹路,梁氏都要信了她的乖巧柔顺。

    梁氏说落了一通,坐在藤椅上,使劲扇着风。

    谢兰绮极有眼色的从丫鬟手里接过冰镇过的酸梅汤,亲手捧给梁氏。

    梁氏又热又渴,到底接了过去,喝了一口,清凉爽口,难得的是酸甜适度,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,不知不觉杯子见了底。

    梁氏颇有些讪讪,打眼瞧见谢兰绮懒悠悠,浑然没有一点愁模样,剩下的那点子气恼全成了忧愁,“绮丫头,你都十八了,老大不小了,心思不能再全都放在吃喝上了。你和安远侯世子的这桩婚事,打小就定下的,可安远侯府一年拖一年,拖不下去了才定了婚期。”

    想起了那桩难言之隐,梁氏看着这个打小不在身边长大的女儿,虽然母女情分差了些,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心里一痛,“你不肯用自个丫鬟做陪嫁通房丫头,娘给你采买合适的,可你这没心没肺的,嫁进了安远侯府,让娘怎么放心?”

    “娘,你不放心绮儿,绮儿也舍不得娘,再留绮儿几年吧。”谢兰绮默默说道,不用多久,只要六年,等她到了二十四岁,就能离开这里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胡说什么呢?你不知道安远侯府送来请期礼,定下婚期,你父亲和我多高兴,可算了了我们一桩心事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眼睫眨了眨,掩住眼里的情绪,低低道:“娘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梁氏脸色一僵,她当然知道谢兰绮怕的是什么,一把把她拽到跟前,语气严厉,“那事儿你给我烂在肚子里,绝不能传出一点风声,切记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安远侯夫人遣人送了拜帖。”

    “快拿过来。”梁氏顾不得嘱咐谢兰绮,连忙看帖子。

    “明日去佑福寺上香?”

    梁氏心中狐疑,虽然两家孩子打小订了亲,可这桩亲事是两家老爷子玩笑似的定下的。自家绮丫头生下来就七灾八难、大小病不断,安远侯夫人明里暗里嫌弃绮丫头病病殃殃。

    两人关系实在说不上亲近,怎么会邀她带着绮丫头一块去佑福寺上香?

    “明日早早起床,打扮得鲜亮点。”

    梁氏嘱咐了几句,心里想着这桩事,带着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目送梁氏一行走远,谢兰绮半躺在竹榻上,“守门的小丫头记罚一次,蝶梦,记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姑娘。”大丫鬟蝶梦应了下来,“姑娘,可要绣嫁衣?”

    谢兰绮幽幽一叹,想她头悬梁、锥刺股考入名校,大学四年、研究生三年既要学习又要兼职挣钱,其中辛苦不足为外人道。研究生毕业那年,家里霉运终于到头,否极泰来,不仅还清了外债,老家那处大宅子赶上了拆迁,一下子发了。

    她爸妈心疼闺女跟着受了几年罪,用拆迁款给她在帝都三环里付了套两居首付,工作也找的极顺利,她专业学得扎实,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高分通过,顺利的进了家红圈律所。

    一毕业,房子有了,好工作有了,爸妈慈爱,眼见着美好人生向她招手,睡了一觉,她莫名其妙成了大越朝靖安伯府新生的女婴。

    谢兰绮无法接受,不肯接受。

    好在,遇到了高人,高人一眼看穿了她的来历,留了一句话给她:“痴儿,一场庄生蝶梦,花信之年大梦归,莫要轻误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谢兰绮振作起来了,花信之年就是二十四岁啊,她的目标只有一个,安安稳稳的活到二十四岁,等着回家。